小扎的新年flag又立起来了!这次好像有点特别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07 02:27

撰文 |黑湖老黑(blacklake6)一只来自制造业最懂互联网的小斗牛

扎克伯格有一个著名的年度挑战任务,并且已经持续了9年,每到新年伊始,他都会给自己设定一个Personal Challenge,从2009年到现在,他坚持给自己列出一系列的挑战并完成。他把每年的这个叫做Challenge(挑战),而不是Plan(计划),来督促自己做一些走出舒适圈的事情。

看看小扎的新年flag,从写感谢信、学汉语,到开发私人家庭AI系统……从小扎的每一项个人挑战,你都能看到他不断走出舒适区的决心,和不断学习的热情。而且他列出的每一项挑战都被自己一一完成,有一些甚至在一年刚刚过半就实现了。

古人说,天时地利人和才能成大事,反观这些人生赢家,除了自身的天分和机遇,自我的挑战、坚持和律己才是他们掌握自己成功命运的钥匙。

2009年,受全球金融海啸的影响,Facebook还没有实现持续盈利,扎克伯格的挑战是每天坚持打领带,以提醒自己“认真对待”,这份认真不仅是对自己,也是对Facebook。

2010年,小扎学习汉语。这一挑战比起打领带可是难多了,但显然小扎完成的还挺不错:他还每周在公司里搞一次小规模的中文讨论会;所以去年到访清华时,小扎已经可以用中文发表演讲,甚至接受采访了。

2011年,小扎的挑战是做一名“素食者”并且只吃自己亲手屠宰的动物,以增强自己的感恩之心。

2012年,扎克伯格的挑战是坚持每天写代码,因为他希望能与员工变得更亲近,以及从细节处更了解自己的公司。

2013年,扎克伯格希望自己每天跟除Facebook员工之外的不同的人见面,而且这种见面不只是打个招呼握个手,而是要有真正的交谈。为此,这一年里,他参与了许多的社区活动。有媒体在报道中调侃:“2013年是你想成为扎克伯格的朋友的最佳年份。”

2014年,小扎的挑战是每天写一封感恩信。他承认这个每日感恩的挑战是非常艰巨的。他说:“有的人看到美好的事物,有的人希望通过努力让世界变的更好,我倾向成为后一种人。”

2015年,如我刚才所说,他的挑战是每两周读一本新书。并在他Facebook的页面上公布自己读的每本书的书名和读后感。同时他还鼓励其他的Facebook用户加入和分享。

2016年,他宣布那年的挑战是开发一款私人家庭AI系统,这一想法来自漫威的《钢铁侠》,不同的是,他的贾维斯主要帮助他做一些家务。小扎利用了他现有的知识来开发这套系统,让这个 AI学会自己的口音,然后对家庭的灯光、温度、音响进行控制。同时还要让它能够自动识别敲门者是谁,哄哄他可爱的熊孩子。当然,最好它还能在 VR上展示出来,让用户体验更好的服务,让 Facebook运行更加高效。

这一项挑战他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。这一年,小扎仅仅利用业余时间(他自己说大概100-150小时)就开发完成:它可以控制电灯开关、根据个人喜好播放音乐、为来访的客人开门、烤面包片、甚至还能提醒他们一岁的女儿Max不要忘了上汉语课。

同年,他的另一个挑战是全年跑步365英里(587公里),而这项挑战在当年的7月14日就已经完成了。

2017年,小扎的个人挑战是要拜访美国每一个州,与那里的人会面交流。他希望在新的一年能够打造更好的帮助人们适应未来的社交网络。就像扎克伯格经常说的那样“Facebook有一项简单而又崇高的使命,让每个人都有分享的权利,让世界变的更加开放,互联。”

2018年第一个工作周,小扎不出所料给出了新一年的挑战,不同以往,这次他的个人挑战并没有那么“私人”,而是直面17年Facebook所暴露出来的问题,包括混乱的管理、滥用技术等等。他希望在新的一年可以集中精力解决这些难题,也希望自己在此期间能有新的成长。

扎克伯格的2018新年挑战全文

每一年,我都会接受全新的挑战,学习新东西。我已经造访了美国每一个州,跑了365英里(约合587公里),为自己家开发了一个人工智能系统,读了25本书,学习了普通话。

我从2009年开始接受这些挑战。那是经济严重衰退的第一年,Facebook尚未盈利。当时,我们需要严阵以待,确保Facebook拥有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。那是形势严峻的一年,以至于我每天都会打上领带提醒自己要认真对待。

现在的情况很像2009年。世界让人感觉焦虑、分裂,Facebook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不管是防止我们的社区被滥用和制造仇恨,不被其他国家干扰,还是确保用户花在Facebook上的时间是值得的。

我的2018年个人挑战是专注于解决这些重要问题。我们无法防止所有错误的发生或者平台被滥用,但是我们目前在执行我们的政策,防止我们的工具被误用上犯下了太多错误。如果我们在今年取得成功,那么2018年将能够以更一个更好的结局收官。

从表面上看,这一目标可能并不像我在2018年的个人挑战,但是我认为和做其它完全不相干的事情相比,我能够从专注于解决这些问题上学到更多。这些问题涉及很多方面,包括历史、公民、政治哲学、媒体、政府、当然还有科技。我期待着能够召集一群专家一起来讨论并帮助解决问题。

例如,现在科技行业最关注的问题之一就是集权与分权。我们中的许多人使用科技,是因为我们相信它能够成为一股分权力量,让更多权力握在人们手中。Facebook使命中的前四个词一直是“向人们赋权”(give people the power)。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,多数人相信科技能够成为一股分权力量。

但是现在,许多人对这一承诺失去了信心。随着少数大型科技公司的崛起,政府利用科技监视他们的公民,很多人现在相信科技只会导致集权,而不是分权。

目前行业中出现了一股反集权趋势——例如加密和加密货币——把权力从集权系统中分离出来,归还给人们。但是这也面临更加难于控制的风险。我很有兴趣深入研究这些技术的积极和负面因素,以及如何在我们的服务中充分利用它们。

今年将是Facebook自我改进的重要一年,我期待着从解决这些问题中学到更多东西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